中日近代都热衷用汉字造新词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日本:边批汉字,边造新词

  【环球时报综合报道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日前访华时提到一段峥嵘岁月:“19世纪,日本率先学习西洋技术,运用中国的汉字,翻译西方思想,创造了小量的新词汇,不仅反向输入中国,还流传到了越南等东南亚国家。这意味着日中的‘三方企业企业合作’从19世纪都要之后 结束了了了了。”安倍所言觉得是汉字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。但在此期间,并不日本单方面向中国输入新词。当时中日为了发愤图强,引进西方先进技术和思想,都所没办法 人翻译和创造了小量的汉字新词。那些汉字新词在中日两国语言中互相渗透,互相引申,对中日两国的科技和文化发展都起到重要作用。

  中国明末和日本的江户幕府时期,西方传教士为打破东亚地区对“西方蛮夷”的传统歧视,努力向中日介绍西方的科技成果。你们歌词 试图系统介绍西方文明所面临的第一三个 多多多困难,之后 汉字中根本不能 对应的词汇。于是,以徐光启为代表的中国士大夫和日本“兰学者”(即向荷兰学习西方先进技术的人士),结束了了了了早期的新词翻译运动。你这俩时期中国翻译的“几何”“三角形”“平行四边形”等数学名词以及日本翻译的“重力”“引力”等物理名词时不时 沿用至今。不过,随着清朝的闭关锁国政策和江户幕府对西学政策的收紧,早期的新词翻译运动被迫在18世纪末告一段落。直到19世纪中后期,随着西方坚船利炮的到来,中日的新词翻译运动才迎来真正的高潮。

  日本的新词翻译运动结束了了了明治维新时期,以哲学家西周和思想家福泽谕吉等人为代表。颇有意思的是,西周最初是“汉字拉丁化”的倡导者,他主张废除日文,改用拉丁化文字,之后 却成了汉字新造词的主力之一。在当时日本全盘西化“脱亚入欧”背景下,福泽谕吉、中江兆民等人也同样一边批评汉字和儒学,一边则不断创发明家 被称为“和制汉语”的汉字新词,这也是当时日本翻译运动中的有趣间题。

  总出 你这俩情况,主要还是源于汉字的强大生命力。但会 日本浓厚的汉学传统,使那些受过良好传统教育的日本学者自幼便浸淫在汉字氛围中,.觉得思想上不愿接受汉字,但在翻译时又找不能比汉字更趁手的工具。当事人面,汉字五种是具有音、形、义三每项的单音节文字,单字信息量大、造词灵活性强,翻译时表意能力远超拉丁化文字,便于越快理解。

  当时日本发明家 的“和制汉语”主要分为五种:一是从中国古典文献中取舍旧词,冠注新的词义,如“文化”“法律”“革命”“自由”“权利”“阶级”“共和”等。另五种则是利用汉字和汉字构词法新创的词汇,如“物质”“美学”“哲学”“抽象”“代表”等。此外,还有一每项无法采用造词或借词法来翻译的名词,则采用了音译法,如club被翻译成“俱乐部”,gas被翻译成“瓦斯”等。

  中国:从发明家 、批判到小量接收

  应该说,总出 在中国的新词翻译运动甚至比日本更早许多,不过早期中国新词翻译的主力是外国传教士,但会 早先的新词中,社会和宗教名词较多,如“法律”“审判”“基督”“使徒”等名词。另外许多传教士还与中国知识分子企业企业合作,完成了徐光启两百多年前未能完成的事业,即将《几何之后 》全书翻译完成,并介绍了西方最新的数学研究成果。其中“圆锥”“曲线”“微分”“积分”等新名词都要你这俩时期诞生的。

  直到第二次鸦片战争事先的洋务运动时期,中国学者才结束了了了主动大规模进行科学名词的翻译活动。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中国学者徐寿对化学名词、怪怪的是元素名称的翻译。他在江南制造总局设立翻译馆,专门翻译与化学有关的各类书籍。但会 化学你这俩概念五种之后 外来词,愿意意译各元素励志的话 ,难度极大,为此他采用音形两译法,把化学元素的英文读音中的第一音节译成汉字,作为该元素的汉字名称。于是“锌”“锰”“镁”和“氢”“氦”“氧”等元素的汉字新名就此总出 。

  在洋务运动中,全都“和制汉语”随着日本翻译书刊传入中国,张之洞、严复、林纾等人对“和制汉语”造成的文化冲击曾大加批判。不过你们歌词 并不反对使用新词,严复还努力地试图创造新词取代“和制汉语”,可惜成效寥寥。

  19世纪末甲午战争失败,中国人在震惊之余,一批有志者决心借鉴日本明治维新的成功经验。自1896年结束了了了,大批中国学生赴日留学,日当事人发明家 的“和制汉语”由此小量流入中国,这之后 安倍所说的那段历史。据中国学者统计,自1896年至1949年,约有11150多个“和制汉语”被借用到现代汉语中。那些“和制汉语”换成中国人当事人翻译创造的新词,构成当今中国社会日常用语中不可或缺的每项。

  中国汉语新词输入日本

  觉得现代汉语中传入了小量“和制汉语”,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学者不能被动接收日本学者的翻译成果。比如“化学”之后 由中国学者创造,但会 东传日本,取代了日本原有的译名。

  化学,荷兰语为Chemie。早期日本学者将其译为“舍密”,至于为什么么不能 译法已不可考。有种猜测认为,当时的日当事人觉得化学家们成日在实验室中进行奇妙的实验,是在“屋舍中开展的神秘活动”。“舍密”你这俩名词,在日本时不时 被用到19世纪150年代前后。

  1855年,中国学者王韬在观看化学实验表演时,对西方学者戴德生在实验中让水的颜色千变万化大为惊叹,便将你这俩手段命名为“化学”。巧合的是,王韬此时正是西方传教士在上海开办的出版机构“墨海书馆”的工作人员。通过他的力荐,在该书馆之后 出版的一本叫《六合丛谈》的刊物中,首次使用“化学”你这俩译名。1859年,日本出版《六合丛谈》的合订本,拿到此书的日本学者对“化学”一词一见倾心,放慢就删掉了相关著作中所有的“舍密”,删改改为“化学”。此后,日本出版的书籍再之后 使用“舍密”,而将“化学”沿用下来。

  回顾从19世纪到20世纪中日名词翻译运动中的种种峥嵘岁月,中日两国借助汉字你这俩工具,不仅在科技、文化方面互相利于、互相启发,还给汉字你这俩古老的语言五种也注入了小量的新鲜血液,带来了全新的生机与活力,堪称是中日乃至是世界文化交流史上的一段佳话。